cmb1c

 

 

上海跑马总会桌面游戏

邀请朋友和家人一起来加入这款英国设计的精美桌面游戏吧!

游戏的设计场景将带你回到1934年藏龙卧虎的上海滩,当众人争相角逐的赛马奖杯-上海杯拉开帷幕时,作为玩家之一的你在游戏中将摇身一变成为富甲一方的大亨– 同时也是这个上流赛马俱乐部的成员之一,乘坐着私人轿车在上海滩各处搜集信息并购买你认为将会夺冠的赛马,期待这匹赛马将会给你带来无上的荣耀并因此名声大噪。

游戏规则浅显易懂,引人入胜,这款桌面游戏的木质游戏盒的设计参照的是30年代香槟盒的包装,游戏中使用的汽车饰品材质均为925银,配以白金涂层,并可以作为手链或者项链的吊坠进行佩戴,能让你和朋友在享受游戏的同时增添独特的时尚气息。

该游戏曾被《The Bund Shanghai》一书的作者,英国帝国勋章获得者Peter Hibbard评价为“本世纪最佳游戏”。

上海跑马总会简介

上海跑马总会最初是在1862年由英国人在上海正式成立的一个赛马马主俱乐部,之后80年的发展经历和香港赛马会(HKJC)非常类似,两者都成为当地上流社会的标志性机构,并成为赛马方面的绝对权威。19世纪早期,更衍生了专门为这两个俱乐部的赛马马主会员而举办的比赛和“挑战杯”奖杯,比赛场地就设在上海和香港。很难说到底这两个俱乐部是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因为许多重要的赛马马主同时是这两家俱乐部的会员,比如Sir Ellis Kadoorie官立•嘉道理爵士(半岛酒店集团创始人), Eric Cumine 甘洺(香港已故著名建筑师), Sir Paul Chater 保罗•遮打爵士(著名的英国亚美尼亚裔香港商人兼银行家), The Jardines 香港怡和集团家族, 和The Sassoons 沙逊家族(早期上海和平饭店和锦江饭店的创办人)。

沙逊家族曾经被称为“赛马圈中的海怪”,该家族几代人都曾经是上海跑马总会的会员,最初是David Sassoon大卫•沙逊,他在18世纪末曾经同时是赛马马主和骑师,接着他的侄子Sir Victor Sassoon 维克多•沙逊爵士取代了他的地位。在19世纪20年代,这位当年的上海滩大亨也延续了家族在赛马方面的杰出表现。

拥有众多富甲一方的赛马马主会员的上海跑马总会,曾因在赛马日的奢华过度而闻名,为时三天的赛马日被形容成“没有婚礼的豪华婚宴”。俱乐部的大部分收入都花费在香槟和美食上,以至引起一位会员的极度不满,要求在会员中进行一次关于减少酒水和食物支出投票,这项提议得到另外一位会员的质疑,他反对的理由是“女士们在赛马日的主要目的和享受就是用餐啊!”这个观点马上得到了大多数会员的支持,最后投票的结果是100反对,只有4人赞成。

除了各种离奇的故事,另外一个关于上海跑马总会的有趣事实就是:俱乐部会所、赛马场和大部分的赛马都位于市中心,这无疑为狂热的赛马马主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们可以整天和自己的赛马相处,而远在欧洲的赛马马主则要耐心地等到周末才有机会去乡间享受这份乐趣。当年上海跑马总会成员Raymond Toeg的太太用很优雅的方式形容了这一理念:我们每天晚上跳舞直至凌晨五点,五点半时,他已经在马场训练他的赛马了,就这样,百忙之余他还要打理生意。

对于那些对上海还不太熟悉的人,曾经的上海跑马总会赛马场其实就是现在的人民广场(由于之前是赛马跑道,所以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南京西路会有一个弯道),曾经一度奢华的俱乐部会所如今是上海美术馆,顶楼如今则是一家高级西餐厅K5(凯瑟琳五号)。当年会所建成后一旁连接的看台曾被评为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看台, 这也证实了上海跑马总会当年的辉煌。俱乐部在40年代关闭,在2008年重组。

这些当年在远东地区一度辉煌的俱乐部在互联网出现的一百多年前曾经实现了以城市为中心的赛马马主所有权,如今,依靠网络的力量,这一切又重新变成了可能.

上海跑马总会如今和英国著名的Highclere赛马公司联手合作,使以城市为中心的赛马马主所有制在上海再一次成为可能—虽然所有的赛马都在英国。Highclere赛马公司是由哈利•赫伯特爵士(Hon. Harry Herbert)创办并管理,公司的名字“Highclere”是源自他家族所拥有的一座城堡—你也许会从时下热播的一个英国电视连续剧《唐顿庄园》中看到它熟悉的身影。Highclere赛马公司在英国赛马圈具有极高的声望,许多带有传奇色彩的赛马都出自该公司,他们同时也是英国女皇的赛马经理人。